<i id='wn2xr'><div id='wn2xr'><ins id='wn2xr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span id='wn2xr'></span>
  2. <tr id='wn2xr'><strong id='wn2xr'></strong><small id='wn2xr'></small><button id='wn2xr'></button><li id='wn2xr'><noscript id='wn2xr'><big id='wn2xr'></big><dt id='wn2x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n2xr'><table id='wn2xr'><blockquote id='wn2xr'><tbody id='wn2x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n2xr'></u><kbd id='wn2xr'><kbd id='wn2xr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wn2xr'><strong id='wn2x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dl id='wn2xr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wn2xr'><em id='wn2xr'></em><td id='wn2xr'><div id='wn2x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n2xr'><big id='wn2xr'><big id='wn2xr'></big><legend id='wn2x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wn2xr'></i>
    1. <ins id='wn2xr'></ins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wn2xr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美麗之花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4

            二姐從老傢打來電話告訴我,妻子順利生下孩子瞭。

            除瞭激動,我覺得很對不起妻子,在她最需要勇氣與關愛的時候,作為丈夫,我卻在千裡之遙的地方。我也很愧對剛出生的孩子,在他最需要父愛的時候,作為父親,卻不能在他的啼哭聲中抱著他,吻著他。

            我和妻子都不是本地人。大學畢業分配那年,本來以為兩人不會相隔太遠,我在L市,她在Y市。L、Y是鄰市。誰知一來這裡,我們都分在鎮裡,妻子還不算鎮裡,去鎮裡還有近10公裡。我和她兩地相隔瞭近150公裡,更可怕的是,我們相隔的兩地坐車竟然要換乘4-5次車,一坐就是近5個小時。剛開始,還不認為怎樣,但時間一久,兩人就有點心灰意懶瞭,特別是我在學校教書,每個星期就那麼兩天,而學校星期六上午還要上假日活動課。等我上完課,跑到她那裡基本已是掌燈時分瞭,第二天匆匆吃完中飯又得往我這裡趕,坐車的時間和相聚的時間差不多。

            看到我辛苦的樣子,妻子說,還是我的時間寬松一點,就讓我來跑吧。因此,整個周末,妻子就這樣在車上來來回回顛簸近10個小時。每個星期六十餘元車費錢還不是什麼大事,可兩天坐車下來,身心很疲憊,要幾天才能恢復。可妻子卻沒有怨言,更多的是理解。

            妻子懷孕這段時間,醫生說她血壓偏高,要多註意休息。我這才承擔瞭“跑差”的任務。醫生說,懷孕血壓偏高要定期到醫院作檢查,最好是每周一次。本來,我是應該每次都陪她去醫院做檢查的,但很多時候都因為學校有事,我幾個禮拜去不瞭她那裡,因此,她都是一個人挺著大肚子搭車去醫院。一想到她一個人擠公交車,一個人上樓梯,現在我都感到很後怕。常常在街上看到挺著大肚皮的婦女都有丈夫堅實的手牽著,而妻子她隻有自己一個人躑躅獨行,我覺得自己對妻子愧欠實在太多太多。

            因為老傢在江西,考慮到生孩子的時候沒有人照顧,我們最後決定還是回老傢生孩子好。8個月身孕的妻子又不得不坐長途車回傢,本來以為在Y市能買到回老傢的臥鋪票,可是經過Y市去老傢的隻有惟一一趟火車,而且根本就買不到臥鋪票。我們隻好先買到南昌的臥鋪再轉車。2004年12月25日剛好下雪,火車到南昌是凌晨5點,一出站,我才覺得這是我經歷過的最冷的一個凌晨。在寒冷的早晨裡等回傢的車,想想還要坐4個多小時回傢的客車,我心裡真的很想哭,但我怎麼也哭不出來,我隻能在傘下緊緊握住妻子的手……

            聽朋友說:女人生產的時候最需要勇氣,特別需要一個她最關愛的人在生育前後緊緊握著她的手。然而,我卻沒有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妻子問我:我老瞭、變醜瞭,你還會經常握住我的手嗎?

            我說:會的,永遠都會!

            妻子悄悄告訴我:隻要是我的手躺在你厚實的大手掌裡,一種溫馨和甜蜜的感覺就會油然而生……

            現在的我,每次見到妻子,第一件事就是去握住她那溫存的雙手,我要把我的溫馨和甜蜜毫無保留地傳遞給她。妻子那雙手,不論在以後的歲月裡變得如何蒼老、飽經滄桑,它都會是綻放在我手掌之中最美麗的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