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wpq2p'><strong id='wpq2p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wpq2p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wpq2p'></i>

  1. <tr id='wpq2p'><strong id='wpq2p'></strong><small id='wpq2p'></small><button id='wpq2p'></button><li id='wpq2p'><noscript id='wpq2p'><big id='wpq2p'></big><dt id='wpq2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pq2p'><table id='wpq2p'><blockquote id='wpq2p'><tbody id='wpq2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pq2p'></u><kbd id='wpq2p'><kbd id='wpq2p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wpq2p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wpq2p'><div id='wpq2p'><ins id='wpq2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ins id='wpq2p'></ins><acronym id='wpq2p'><em id='wpq2p'></em><td id='wpq2p'><div id='wpq2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pq2p'><big id='wpq2p'><big id='wpq2p'></big><legend id='wpq2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dl id='wpq2p'></dl>

          一條金魚的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    1、木勺鎮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講一個愛情故事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確切地說,是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愛情故事,對瞭,還有一條金魚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有點亂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沒關系,會講明白的,請相信我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個故事有點長,看完大概需要一頓飯的時間,前提是你得細嚼慢咽,而且飯量不能太小,至少也要比一條金魚吃得多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愛情故事就應該長一點,三言兩語就能說完的那不是愛情,是一夜情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故事發生在木勺鎮,那裡有一條老街,兩邊有許多上百年的老房子,黑瓦白墻,雕梁畫棟,笨重的木門,看起來頗有古味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木勺鎮北邊有一條河,河水清澈見底。這麼好的河水不能讓它閑著,有人就把河水引到自傢院子裡,養起瞭金魚。閑著沒事的時候,端著一杯茶,看著金魚在水池裡慢慢地遊動,挺好。慢慢地,大傢都跟著養上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木勺鎮的人很懶散,喜歡鼓搗一些有趣的玩意兒,除瞭養金魚,還有人玩蛐蛐,唱京劇,遛鳥,養狗,收藏核桃,逮兔子,還有人熬鷹。在木勺鎮,沒有錢不會遭人恥笑,如果沒有興趣,那就沒有夥伴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木勺鎮人的言行舉止和他們的房子一樣,屬於一個逝去的朝代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表叔講完這些情況之後,就走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一個人踏上瞭火車。他畢業之後,沒找到工作,經一個拐瞭七八道彎的親戚介紹,到木勺鎮一傢旅館上班。據說,那是當地最大的旅館。下瞭火車,又坐中巴車,終於到瞭木勺鎮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太陽已經落山瞭,光線暗淡,木勺鎮有些不太真實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遠處傳來一陣“突突突突”的聲音,像是拖拉機。很快,一輛古怪的摩托車拐個彎,駛到瞭五花面前。那是一輛老式的摩托車,軍綠色的,有一個挎鬥。騎摩托車的是一個幹瘦的男人,三十歲左右,頭發挺長,眼神有些陰冷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“坐車嗎?”他開口瞭,口音很重,怪腔怪調的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問:“去這裡最大的旅館,多少錢?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“五塊錢。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上瞭摩托車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老天一下就黑瞭,似乎是在預示著什麼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也許是因為到瞭吃晚飯的時間,街上沒有人。石板路彎彎曲曲,似乎沒有盡頭。路兩邊的人傢都拉上瞭窗簾,那窗簾大部分都是黑色的,十分古怪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遠處,群山靜靜地伏在那裡,輪廓像一個身材走形的女人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幾分鐘以後,摩托車停下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下車,付瞭錢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眼前是一個孤零零的院子,不大。它依山而建,後面是深不可測的松樹林。大門口掛著一個紅燈籠,仿佛某種史前怪物的眼珠子。有風,燈籠左右搖擺,營造出一種恐怖電影的氛圍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大門敞開著,裡面亮著燈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走瞭進去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院子裡種著幾棵桂花樹,香氣四溢。有一棟三層小樓,有些老舊,四四方方的,很呆板。樓底下種瞭幾棵爬山虎,張牙舞爪地生長著,把小樓完全包裹瞭起來,顯得有幾分陰森。小樓門口也掛著兩個紅燈籠,其中一個燈籠裡面的燈泡壞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旁邊豎著一塊招牌,上面有五個紅色的黑體字:最大的旅館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這才知道,“最大的”這三個字隻是這傢旅館的名字,並不是一個形容詞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個名字有點意思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他走進瞭小樓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進瞭門,是一個廳堂,擺著兩張厚重的木桌,圍著幾把木頭椅子。廳堂的角落裡藏著一間小屋子,有一扇很小很小的窗戶,裡面有昏黃的燈光。窗戶上方,掛著一塊長方形木牌,上面用紅油漆寫瞭三個字:登記室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走過去,透過窗戶往裡看。靠近窗戶的地方放著一張長條桌,上面有一個落滿灰塵的顯示器,還有幾本登記簿。一個男人趴在長條桌上睡覺,他的頭發灰白,稀稀拉拉的。他的身後有一個貨架,上面擺著一些日用品和吃食。角落裡有一個魚缸,個頭挺大,裡面似乎有一條金魚,因為角度的問題,看不真切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敲瞭敲窗戶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那個男人一下抬起瞭頭。他五十歲左右,是個麻子,臉上坑坑窪窪的,像是被風雨剝蝕瞭億萬年的花崗巖。他把窗戶拉開一條縫,問:“你幹什麼?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“我是五花,我表叔介紹我來的。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他想瞭一下,似乎想起來瞭,說:“你來得挺快。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“我在傢沒事兒幹,就來瞭。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“進來吧。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五花轉到門口,伸手推瞭推門,沒推開,就站在原地等待。過瞭片刻,他聽見裡面有拉開門閂的聲音:“咣當,咣當,咣當,咣當,咣當,咣當,咣當。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扇鐵門有七道門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