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wiesj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wiesj'><strong id='wies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wiesj'><strong id='wiesj'></strong><small id='wiesj'></small><button id='wiesj'></button><li id='wiesj'><noscript id='wiesj'><big id='wiesj'></big><dt id='wies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iesj'><table id='wiesj'><blockquote id='wiesj'><tbody id='wies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iesj'></u><kbd id='wiesj'><kbd id='wiesj'></kbd></kbd>
        <fieldset id='wiesj'></fieldset><ins id='wiesj'></ins>
        <i id='wiesj'><div id='wiesj'><ins id='wies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2. <acronym id='wiesj'><em id='wiesj'></em><td id='wiesj'><div id='wies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iesj'><big id='wiesj'><big id='wiesj'></big><legend id='wies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wiesj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wiesj'></i>
        1. 我的挽留,在他眼裡成瞭無理取鬧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初見喬楠是去年冬天一個下著小雨的傍晚,我們商議好先到附近的米粉店填飽肚子,再聊她的故事。
            米粉上上來瞭,喬楠舀瞭三大勺幹辣椒撒在碗裡,然後澆上那麼多的醋,拎起筷子攪拌一番後大口吃起來。坐在對面的我看得目瞪口呆:這麼辣、這麼酸,如何下口?
            "我的性格就是這樣。剛烈、執拗,喜歡走極端。"她吸吸鼻子,笑瞭,牙齒雪白而整齊。喬楠是個很耐看的女孩,盡管皮膚有點黑。
            孤獨,讓我更加依賴他
            所有愛情故事開始的時候都很美麗,我和李佟的也一樣,雖然倉促瞭一點——我同他認識不到半個月,就搬過去和他住在瞭一起。
            不要以為我輕浮,其實直到大學四年級我才有我的第一次——和初戀男友。原以為這就是我這輩子最初和最後的男人,但是當他順利地拿到瞭美國簽證的時候,我就知道,初戀要結束瞭。
            在上海我沒有什麼親友。我很孤獨。你能體會身處這個大城市裡一個單身女人的滋味嗎?每天,拖著疲憊的身體下班,走進地鐵入口時總有一絲猶豫:要回去嗎?要知道,回去等待你的隻有冷冰冰的空房子。
            所以當高大英俊的李佟和我有瞭交集時,你能想象我的心跳速度。李佟是一傢深圳房地產公司駐上海辦事處的經理,湖北十堰人,在老傢有父母、兄妹,還有一個妻子。
            我自己也不知道,為什麼會那麼癡癡地愛上他。他的高大帥氣當然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體貼入微——在他關註的目光裡,我覺得自己像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。他是喜歡我的,給我發短信,帶我出去玩,一次次地驚嘆:阿楠,你的嗓音真好聽;阿楠,你真是太可愛瞭。
            那個冬天是我最快樂的時刻。李佟有時候會半開玩笑說:要不,我每月給你一點生活費?我反而生氣:不要,你把我看成什麼瞭!我一點也不覺得和李佟住在一起不道德。我們兩情相悅,他有妻子,那又怎麼樣?我沒有準備破壞他的傢庭,更不需要什麼名分,我要的是一個在最寒冷的季節能抱著我入眠的男人。
            李佟依然每天早晚都打電話回老傢,問候父母,更主要是問候妻子。打完電話,看見我在一旁鼓著腮幫子不高興的樣子,他就哄我說:表面上的工夫還是要做的,我現在人不都屬於你嗎?他開始為我構想未來瞭:"你就留在我身邊。我妻子不會來上海,過幾年後,她對我的感情淡瞭,提出離婚我就順水推舟離瞭,然後娶你……"我嗔怪他:誰要嫁你,心裡卻無比開心。
            回瞭一趟老傢,他提出分手
            春節到瞭,李佟要回老傢過年。他信誓旦旦,說一個星期後就回來。臨行前一晚上,他抱著我,在我耳邊不斷地哈氣。但是我的心裡卻忐忑不安:他的妻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,他回去後也會這樣對待那個女人嗎?
            與你耳鬢廝磨的人突然離開瞭,空虛一下子能把人給吞滅。我不願意讓父母見到我魂不守舍的樣子,就找個借口沒有回老傢,留在上海天天掐算著日子等李佟回來。一天兩天……7天過去瞭,他沒有回來,說得再過兩天。再過瞭兩天,一大早我收到他的短信:"我生瞭個兒子,我做爸爸瞭!"
            他的喜悅昭然若揭,而我卻如五雷轟頂: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他的妻子懷孕;他回去是因為妻子要生孩子。我再打電話給他,他的語氣顯然有點不耐煩:很忙呢,等會兒再說。他越是這樣,我越生氣,更加拼命地撥他的手機。後來,他關機瞭。
            房東找到我,說李先生已經打電話要求退租。如果我願意住的話可以續租,一個月2000元。我目瞪口呆:李佟啊李佟,你也太狠心瞭吧。我手機上,留著他剛剛發來的短信:"傢裡已經知道我們的事。以後我們不再有任何聯系,如果有,就隻有金錢上的。"
            我搬回以前住的小屋子。幾天後,李佟回到上海,他約我在南京路步行街的一傢面館見面。盡管狠狠地被傷害瞭,我依然渴望見到他,並天真地以為:他迫於傢庭壓力才倉促提出分手,那絕對不是他自己的本意。但是,我又失望瞭。
            李佟把我留在他那兒的唱片都帶上瞭,放在一個塑料袋裡交給我:"以後不要找我。你這麼年輕,這麼漂亮,以後一定能找到比我好的。"我的眼淚成串地流瞭下來:"我不要你離開我!"換成以前,他定會拿出紙巾給我擦拭,但是這次他沒有:"不要這樣,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呢。"聽他這樣一說,我"呼"地站起來,走到門口,把所有的唱片全數往街中心砸去,幾十張圓溜溜的碟片撞擊著地面,竟也能發出清脆透亮的聲響……
            散落一地的唱片果然引起瞭過路行人的註意,許多人把目光投向我們。他一臉的不自在,走到我面前低低說瞭一聲:"不要激動好不好,我送你回傢。"我不理他,梗在店門口就是不動。他終於不耐煩,說聲"不要我送就算瞭,再見",留下我一個人掉頭就走。
            我其實隻是使點小性子啊,他怎麼就可以拋下我一個!我小跑著去追他。左腳突然一個踉蹌讓我差點摔倒——原來是鞋跟斷瞭,腳腕是一陣鉆心的痛,讓我不由地蹲下來半天起不瞭身,而李佟轉眼間已經走出我模糊的視線。直到這時我才真正地意識到,這個男人已經一心要離開我瞭。
            ("他有妻子和兒子,他為瞭保全傢庭,已經決定和你分手。"我忍不住插瞭一句。"對,他有妻子,可是我們明明約好的,我呆在上海,那個女人在他老傢,我們互不幹涉,他怎麼說變卦就變卦!"喬楠一臉的迷惑。)
            自殺,喚不起他任何憐憫
            躲在租來的小屋子裡,我覺得自己已經被世界遺忘。我不停地給李佟發短信,但是他一條也沒回。我去我們以前呆過的愛巢,他已經搬傢走瞭。
            我沒有工作,沒有錢,在上海也沒有一個親人,除瞭自己的身體已經一無所有。2004年2月14日那天,街頭應該充滿瞭鮮花和甜言蜜語,但我的小屋裡卻是一片冰冷和孤寂,我含著眼淚吞下兩瓶安眠藥。但是你知道嗎?我不想死,我隻是想讓李佟知道,為瞭他我什麼都可以不要,甚至性命。所以,服藥之前我給他發一條短信。
            他趕來瞭,將我送進醫院。翻江倒海一般的洗胃,然後是掛點滴。躺在病床上,我用低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哀求他:"抱抱我。"他照做瞭,片刻過後就彈開,我甚至沒來得及感受到他的溫暖。離去的時候,他對我說:"小楠,希望你珍重,我以後不會再來瞭。"
            他果然說到做到,之後我故伎重演,他果然沒有出現。看見我左手腕這些疤痕瞭嗎?這麼醜陋這麼深,都是為瞭他……我又割過3次腕,都打過電話給他想讓他送我去醫院,但是他沒接都掛掉瞭。我的朋友打電話過去指責他怎麼可以這麼冷漠,他是這樣回答的:"誰也沒讓她自殺。我已經救過她瞭。"
            我成天腦子裡想的就是如何引起李佟的註意,如何見到他一面。終於我又有瞭一個主意,同樣這也是用我自己的身體和生命為賭註的。
            那是3月份的一個下午,我毫不猶豫地吞下一瓶藥丸,然後來到黃浦江畔。胃灼熱,一陣陣絞痛,我撥通瞭110,說我想跳江自盡……
            又是洗胃,又是一次墜入地獄的感覺。那個年輕的民警問我,是否有親人接。我給瞭他李佟的電話。但是民警打完電話卻說:"你們到底是什麼關系?對方說不願意見你。"幾個小時後,終於有人來瞭,是李佟的一個朋友劉哥。劉哥帶來瞭一張紙條和兩萬元錢。紙條上是一段話——今後我保證和李佟不再有任何關系,如果再發生任何事情,李佟不承擔法律責任。"錢我給你帶來瞭,話也帶到瞭,你收瞭李佟的錢就在這上面簽個字,以後不要再去騷擾他。"劉哥不帶任何表情地說。
            如果我把自尊看得比什麼都重的話,我當即會將那一疊子錢扔到地上,並狠狠地踩幾腳,但是我不會這樣做。我收下瞭,因為窮。數次自殘不僅損害瞭我的身體,不菲的醫療費更花光瞭我原本就不多的積蓄。我還要活下去……把那兩萬元放入提包的那一瞬間,我像被剝光瞭皮一樣難受。我清晰地感覺劉哥的嗓子裡發出"咕嚕"響聲,以及他投射來的鄙夷目光。
            ("為瞭不珍惜自己的人傷害自己,又何苦呢?"聽我這樣說,喬楠喃喃自語:我實在是不甘心!我年輕、漂亮,又不虛榮,從來不提什麼非分要求,他怎麼就舍得離開我呢?)
            傷害完自己,我又去傷害他
            我和他的故事還沒有完。
            他想回到妻子和兒子的身邊,我不擋他。但他不應該就這樣不要我瞭,要分手,也該堂堂正正的,我要他親口對我說,因為不愛我所以不要我。而且,我更希望分手的時候他能狠狠地吻別我,同我做最後一次愛。這些儀式都完成,我也就死心瞭。現在他非但什麼都沒有給我,反而侮辱我,我恨他!
            我千方百計打聽到他傢裡的電話。我打114.開始不可能查得到,我就買來地圖一一查找他傢附近有些什麼飯店、經營部,范圍一點點地縮小,圈在幾百個電話上,我一個個地撥,還真的給我找到瞭。接下來你也知道,無非是對著他的親人說我和他的故事——那邊一個蒼老的聲音說:"對不起,我們管不著。"
            至於李佟自己,手機號碼先後換瞭四五個。因為我每次都能查找到他的號碼,然後給他發短信、打電話。還有什麼?那就是給他的單位寫匿名信,說他道德敗壞之類的——這個好像沒有什麼效果,他依然還在當他的經理。我每次打電話過去,接電話的女孩總是彬彬有禮地回答:"他出差瞭。"
            所有能想得到的我都做瞭,但李佟就像消失瞭一樣。我想他一定在罵我是瘋子,而我也奇怪,自己為什麼沒有瘋。現在我還能經常做夢夢見他,我自己,卻每次都在夢中哭醒……
            喬楠敘說的過程中,我一直在幫她矯正:你不應該愛上一個有傢室的人,你不應該為一個不珍惜你的人傷害自己,你不應該想法子報復他。但是,我的勸說、我的感嘆卻顯得那麼蒼白無力。我畢竟不是喬楠,對於愛情、責任,我並不比她懂得多。
            我隻能告訴她:與其說你癡情,還不如說你傻。站在李佟的角度,他會覺得自己粘惹瞭一個瘋狂的、不可理喻的女人。你耗費的時間和心思越多,卻讓李佟離你越遠,你們原有的感情也越淡。這樣的簡單算式為什麼喬楠就不能懂呢?
            這段本不應該發生的戀情,早應該結束瞭。